森林舞会游戏机
最近更新
2019年,中國經濟穩住靠什么?

劉哲/文 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。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” 北宋大文豪蘇東坡的這首《題西林壁》,原本是談游山的體會,但用在對經濟周期的感知和預測也十分貼切。正如群山從橫面、側面觀察會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,多元復雜的經濟運行更是如此,沒有一種經濟周期理論能夠與現實世界的運行完美匹配。但周期確實可以幫助人們達到“會當凌絕頂”的效果,脫離出眾多微觀因素的干擾,從更宏觀、更廣闊的視野,來觀察和預測未來經濟的波動,確實也不失為一個有價值的視角。

中國正面臨一個越來越短的庫存周期

從影響經濟波動的短期因素來看,中國正面臨一個越來越短的庫存周期。存貨是衡量企業正常生產經營的一個重要環節。庫存周期分為主動補庫存、被動補庫存、主動去庫存和被動去庫存四個階段。當需求上升,庫存仍維持相對低位時,企業處于主動補庫存階段;當需求放緩,企業庫存開始上升時,標志著主動補庫存接近尾聲。反之,當需求放緩,庫存下降時,企業處于主動去庫存階段;當需求上升,企業庫存下降時,標志著企業處于被動去庫存階段。

預期庫存可以用采購經理指數的原材料庫存指數的變化,實際庫存則可以用工業企業的存貨來觀察。從歷史統計來看,采購經理指數變化非常頻繁,波動頻率過高,可持續的周期性特征并不明顯;而工業企業的存貨由于包括原材料、在產品、產成品等,波動過于平緩,在一定程度上掩蓋了企業的庫存波動,不夠靈敏;而工業企業的產成品存貨情況,與終端需求的聯系最為直接,周期性特征也相對明顯。

預期需求可以用采購經理指數中的新訂單指數的變化,實際需求的變化最直接的指標是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來觀察。從歷史統計來看,與庫存類似,采購經理指數中的新訂單指數也同樣存在波動過于頻繁的情況,周期性特征不明顯,而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包含了農業、工業、服務業等各個產業的銷售總額,周期性被大幅平滑,尤其在服務業占比超過50%之后,其與工業企業產成品庫存的對應關系大幅減弱。考慮到企業在實際經營過程中,賒銷已經成為企業重要的銷售模式,應收賬款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,能夠及時反映產品的需求變化,更適宜作為觀察需求變化的指標。

微信圖片_20190220203121

數據來源:wind數據庫、萬博新經濟研究院

從表中庫存周期來看,一個完整的庫存周期大概需要經歷3-4年,但是2013之后,庫存周期出現了越來越短趨勢,其中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的庫存周期僅歷時不到兩年。而2018年4月以來補庫存周期,僅僅為4個月,從幅度上來看,,補庫存的強度和去庫存的強度也遠遠弱于之前幾次。較短的補庫存周期,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企業對于宏觀經濟下行的擔憂,即使微觀市場出現了一定的需求上升,但是企業補庫存的意愿和持續性仍不強。另一方面是由于2016年補庫存力度相對較大,但是庫存去化并不徹底,導致下一輪補庫存的能力也非常有限。

由于2018年4月補庫存的強度較小、歷史較短,預計本輪去庫存階段將在2019年一季度左右結束,但由于2016年庫存周期的庫存去化不徹底,預計在去庫存周期之后,補庫存的動力仍然不足,對于經濟不會產生明顯的帶動作用。

中國正面臨一個越來越長的設備投資周期

影響經濟短期波動的另一個因素是設備投資周期。設備投資周期,也稱為朱格拉周期,反映了企業生產設備更新導致的投資周期性變化。按照美國、法國等發達國家來看,朱格拉周期一般會維持10年左右的時間,但是中國工業化進程比西方國家要快很多,用大概40年時間,走過了西方國家200多年工業階段,設備投資周期在中國并沒有西方國家統計上的那么長,大概和庫存周期類似在2-4年左右。

微信圖片_201902202031211

數據來源:wind數據庫、萬博新經濟研究院

和庫存周期逐漸縮短的趨勢不同,中國的設備投資周期有逐漸加長的趨勢。2005年-2009年,設備投資周期平均為兩年左右,而2009年到2016年設備投資周期則在3-4年。分析原因,一方面中國在加速工業化完成之后,設備投資周期有向西方發達國家趨近的趨勢,另一方面,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企業家對未來經濟預期較為悲觀的情況下,也會延緩設備更新的進度。從2016年3月以來的新一輪設備投資上升周期經歷了21個月,預計下行周期也將持續2年左右時間,預計2019年四季度左右結束。

微信圖片_201902202031212

 

房地產這只“灰犀牛”還在我們身邊

關于未來中國房地產的走勢,長期來看,隨著人口紅利的褪去和生育率的下降,大趨勢顯然是向下的,畢竟房子最基本的支撐是滿足人的居住需求。過去,房地產承擔了過度的地方財政功能、經濟增長功能和投資功能,未來土地財政、經濟粗放式增長、房地產炒作都不可持續,房地產需要回歸需求的本質,進行改革開放以來最嚴峻的一次“需求軟著陸”。

盡管如此,由于目前房地產市場還不是一個自由交易的市場,存在著限購、限貸、限價等政策管制,政策調控的空間還很大。在這種近似“被凍結”的狀態下,任何一項房地產限制措施的放松,都可能成為房地產市場一次供氧,增大一分房地產“需求軟著陸”的概率。

實際上,中國房地產周期已經出現了工業化以來的第一次拐點。中國改革開放之后,城鎮化、人口紅利帶來了幾十年房地產的繁榮,房地產新增投資不斷攀升,但在2015年第一次出現了拐點,房地產對于經濟的正向貢獻開始減弱。中國房地產的背后正在悄然發生變化,只是價格趨勢還不到變化的臨界點,伴隨著“房住不炒”的政策讓“房價不漲”成為一致預期,這個臨界點也已經不遠。房地產這只“灰犀牛”可能已經在我們還無覺察之中越來越近,預計未來房地產新增投資將進入至少20年的調整期。 

微信圖片_201902202031213

  

民營經濟沒有活力,創新源泉從何而來? 

一個企業的命運總是同它所處的經濟環境、同國家的命運息息相關。2018年,只有身處其中的企業家才知道有多么艱難。

打印本文 收藏本 關閉
相關文章
森林舞会游戏机